生物天然气生长正发力

时间:2020-01-15 00:05       来源: 网络整理

  核心阅读

  吃进去有机废弃物,产出天然气和有机肥,生物天然气能够变废为宝,兼具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

  按照相关规划,到2030年,我国生物天然气年产量要超过200亿立方米。要实现目标,生物天然气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通过提升技术工艺、降低生产成本等,不断完善产业体系。

  “吃进”秸秆粪污等有机废弃物,经厌氧发酵和净化提纯,“吐出”天然气和有机肥——这就是生物天然气产业,可谓变废为宝、一举多得。

  不久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等多部门印发《关于促进生物天然气产业化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生物天然气年产量超过100亿立方米;到2030年年产量超过200亿立方米,规模位居世界前列。

  生物天然气由沼气净化提纯而成,与常规天然气成分、热值等基本一致,可用作车用燃气,也可并入天然气管网。当前,我国生物天然气年产量不到1亿立方米,而2019年我国天然气产量高达1733亿立方米,生物天然气所占比重微乎其微。从1亿立方米到200亿立方米,加快生物天然气产业化发展还需迈过哪些坎?记者进行了采访。

  生物天然气兼具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

  “‘十三五’以来,我国天然气消费增长较快,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快速提升。发展生物天然气,有利于增加国内天然气供应,降低进口依存度;此外,生物天然气项目主要布局于具备资源和市场条件的县域,也有利于增加农村气源供应,加快替代农村散烧煤。”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根据《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2007—2018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年均增长为107.9亿立方米,这一体量与2025年生物天然气产量100亿立方米的发展目标相当。

  发展生物天然气,规模化处理有机废弃物,能有效解决粪污、秸秆露天焚烧等引起的环境污染问题,保护城乡生态环境。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程序算了一笔账:假设200亿立方米生物天然气完全由大型沼气—生物天然气项目生产,意味着能够对约3亿吨秸秆和2亿吨畜禽粪便作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不仅如此,根据欧洲国家的实践,生物天然气替代柴油车用时,悬浮颗粒、硫化物及氮氧化物分别比用柴油时减少90%、99%和70%。

  “生物天然气生产过程中还附赠了‘宝贝’——沼渣沼液产生的有机肥,可以减少对化肥的依赖,缓解土壤板结现象,助力生态循环农业。”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生物质能产业分会秘书长张大勇说,当前绝大多数项目依靠单一生物天然气难以实现盈利,有机肥能成为项目收益的重要补充,“拿年产660万立方米的生物天然气项目来说,年产有机肥约2万吨。一般每吨能卖600元至1000元,高点能卖到2000元。”

  兼具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生物天然气产业发展前景广阔。我国发展生物天然气的有利条件不少。

  资源供给方面,我国拥有可供生产生物天然气的大量农作物秸秆、禽畜粪便和其他有机废弃物等。此外,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增长较快,进口较多,长期来看天然气供需不平衡,为生物天然气加快发展提供了广阔市场空间。

  生产成本较高,技术工艺有待提升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5—2017年,有关部门曾在全国支持建设了64个规模化生物天然气试点项目,但目前能连续稳定运营的只有10个左右,更多的是上千万个小沼气池。“单池规模极小,谈不上商业化和产业化。”程序说。

  坐拥丰富资源和广阔市场,生物天然气产业为何没有形成规模,发展较为缓慢?

  原料收储成本高,导致盈利空间有限是困境之一。“我们的一个项目,生产成本每立方米在3元以上,其中原料收储成本占了70%多,项目运营成本高,盈利性差。”一家生物天然气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这并非个例,当前生物天然气行业生产成本(有机肥销售取得收益的前提下)大多在每立方米2.7—3.0元,高出各地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每立方米1.0—1.2元。“主要因为没有建立‘谁排污、谁付费’‘谁处理、谁受益’的有偿处理机制,经济可承受的原料收集保障模式还有待探索。”张大勇分析。

  不仅如此,在产品市场方面,生物天然气存在并网难等问题,难以公平进入市场;加上有机肥市场尚未完全打开,造成项目盈利不确定性大,投资风险较高,投资主体积极性不高,难以形成专业化投资、建设、运营管理和服务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