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瑰宝

时间:2020-11-22 07:45       来源: 可乐在线

  太阳历石。
  资料图片

  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的中央庭院。
  资料图片

  位于博物馆中央庭院的伞状喷泉。
  资料图片

  游客在太阳历石前参观拍照。
  资料图片

  在人口众多、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墨西哥城,坐落着一个数百公顷的城市公园。那里绿树成荫、湖泊错落有致,波光粼粼的水面与如诗如画的景色为人们带去宁静与惬意,这就是被誉为“墨城之肺”的查普尔特佩克森林公园。拉美地区最大的博物馆——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就坐落于公园东北部。博物馆规模宏大、风格独特、藏品丰富,展品以大航海时代之前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重要的考古文物、人类学与文化遗产为主。它们不仅是神秘的古印第安文化遗产,也是墨西哥辉煌古老文明的见证,更是美洲和世界文明的瑰宝。

  印第安文明,璀璨悠久

  美洲地区的古印第安人在建筑、天文、历法、数学、农业、制陶等诸多领域都造诣颇深,成就斐然。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以丰富的馆藏文物,遵循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远至近的顺序,全面而生动地将墨西哥不同时期、不同族群的文明起源与发展向观众娓娓道来。博物馆共有22个展厅和1个临时展厅,其中一层的12个展厅集中展出考古出土的数万件文物,沿着历史发展脉络系统介绍了特奥蒂瓦坎、托尔特克、阿兹特克(墨西卡)、瓦哈卡、墨西哥湾、玛雅、北部和西部八种主要印第安文明的源起与发展。二层有10个展厅,主要是与一层各展厅对应的人种学展览,侧重以主题形式展现墨西哥56个印第安民族的文化、艺术、生活和宗教。

  阿兹特克人来自传说中的苍鹭之地,约13世纪下半叶到达墨西哥中部高原谷地。通过逐步扩张,阿兹特克帝国不断繁荣壮大,成为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最强盛的帝国。阿兹特克文化展厅中最珍贵的展品非太阳历石莫属。太阳历石精美巧妙的雕工,体现着阿兹特克人雕刻工艺的精湛以及对太阳神的虔诚敬畏。太阳历石又称阿兹特克日历圆面石雕,整体呈现出几何对称的风格,它既是阿兹特克文化的象征,也是阿兹特克人的崇拜物。墨西哥现在流通的10比索硬币背面就是太阳历石的图案。太阳历石曾长埋于地下,直到18世纪末被挖出,继而被视为珍贵历史文化遗产加以保护。如今,历石自然成为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参观者驻足在这块直径3.6米、重24吨的大石头面前,仿佛回到了遥远、辉煌的阿兹特克文明时期。阿兹特克人信仰太阳神,在奥尔梅克人和玛雅人的基础上创立了阿兹特克日历,并制作了这块刻有古老纹饰的太阳历石。这个精心雕刻的石头中间部分是太阳神的面部,旁边的爪子紧抓着心脏;周围的四个方格代表着已然沉落的前四代太阳;石头外围部分是两条怒目相对的巨蛇,象征生与死、昼与夜两种力量的激烈较量。饰有不同植物、动物或其他物体纹样的20个小方格围成一圈,代表着阿兹特克日历中每月的20天。阿兹特克人用这些精心雕刻的图画和符号,表达着自己对世界、宇宙与时间的古朴理解。

  玛雅文明发展历史很长,起源于公元前1200年前后,在公元400年至900年左右达到鼎盛,对其后的其他文明产生了深远影响。在玛雅文化展厅中,既有精致的石雕类作品,如石碑、石雕、壁画、陶器等,也有按实体大小复原的玛雅王墓,以及精美的墓盖浮雕、翡翠面具及豪华饰物。展览还展出各种华丽的金、银和祖母绿宝石首饰、各种奇特的古代乐器、种类多样的生产工具。这些文物表明玛雅人已经具有极为高超的手工艺技法,也是对玛雅历史、社会和文化的最鲜活描述,无言地向我们展示着千年之前的古老印第安文明。

  帕伦克遗址和玛雅王墓这两组展品尤为引人注目。帕伦克遗址展示了这座曾掩埋于茂密繁盛热带丛林之下的玛雅古城,为世人带来了许多惊喜。“铭文庙”是帕伦克遗址中最高、最重要的建筑,玛雅国王巴加尔二世的墓室便藏身于此。直到20世纪50年代,随着考古发掘,这座千年以来默默无闻于丛林深处的秘密墓穴,才最终向世人掀开神秘的面纱。巴加尔二世的翡翠面具,由多种宝石拼接而成。在玛雅匠人的巧手下,200余块玉石、祖母绿、贝壳、黑曜岩和谐共存,塑造出起伏生动而不僵硬的面部轮廓,整体效果英气逼人。重达20吨左右的石棺之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等待着今人的解读与破解。展厅中的巴加尔二世的陵墓完全仿照原物布置,以其精心雕刻的墓盖、栩栩如生的翡翠面具,向世人展示着玛雅曾经的辉煌与匠人们巧夺天工的技艺。

  玛雅文化展厅的露天庭院右侧,是墨西哥东南部恰帕斯地区波南帕克神庙的复制品。1946年被发现的波南帕克神庙壁画,是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完整、描绘最精美的玛雅彩色壁画之一。壁画的发现也使得波南帕克这个历史上的玛雅小城一夕之间声名远播。庙宇的三个房间中分别陈列着三幅壁画,描绘了宗教仪式、战争场面和欢庆胜利的盛况。这三幅壁画色彩鲜艳,画中人物形象逼真,体现了古代玛雅人高超的艺术造诣。画面中,雍容华贵的国王手持长矛、头戴羽冠,贵族们身披兽皮战袍、身形强健,欢呼的臣民正在庆祝胜利。这都是画家对玛雅盛事的记录。

  古老与现代,兼容并包

  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历史久远。1821年墨西哥宣告独立后,1825年墨西哥国家博物馆建立,这就是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的前身。由于收藏的文物和展品越来越多,1910年国家博物馆把与历史、考古和人种学相关的展品分离出来,成立了单独的国家考古、历史和人种学博物馆。新成立的博物馆馆址起初设在国民宫,1940年迁到查普尔特佩克城堡,并正式改名为国家人类学博物馆。

  国家人类学博物馆新馆始建于1963年2月,1964年9月完工并开馆。博物馆由墨西哥设计大师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领衔设计,堪称墨西哥现代建筑之典范。在外形上,设计师们将印第安传统文化元素与现代建筑艺术巧妙融合,建筑本身即是令人称赞的精美艺术品。博物馆石质外壁雕刻着印第安文明时期的原始图案。一座巨大伞状喷泉坐落于中央庭院,水从顶端倾泻而下,形成一道道水帘,水帘中矗立一根饰有印第安图腾的柱子,凸显出水在古印第安人心中的重要地位。来往的人们纷纷在喷泉前驻足,或透过水流细细观摩,或掏出相机合影留念。

  在博物馆内部,庄重神圣的神庙、色彩艳丽的壁画、刻有神秘文字的碑刻、造型原始古朴的石雕等诸多考古发现,以及精密的模型、惟妙惟肖的实景再现、生动的影像、充满科技感与现代化的虚拟现实技术,共同再现了这片古老大地上的灿烂文明。馆内馆外,一静一动,一古一新,向游客们诉说着那些或毁于战争、或被埋藏于地下和丛林之中的灿烂文明。

  博物馆还设有一个临时展厅,专门用于展出来自外国博物馆的精品文物,中国的秦始皇兵马俑就曾在此展出。临时展厅的开辟,表明墨西哥人在尊重自身文明的同时,也具有世界性眼光,愿与世界其他文明相互交流、彼此借鉴、共同发展。

  在这座博物馆里,人们不仅可以看到墨西哥4000年来的历史遗迹与考古发现,更能体会到墨西哥人对自身多种民族、多种语言、多种文化的精细梳理。从中可以看到,墨西哥人对自己祖先创造的辉煌文明感到由衷骄傲与自豪。在历经长达300年殖民统治的岁月后,墨西哥人依然对印第安先祖的土著古代文明充满敬意与尊重。在独立建国后近200年发展道路的自主探索中,墨西哥人并未迷失在欧美等西方国家主导的文化潮流中,始终在历史中寻找文化自信和身份认同。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即是这种自信和认同的缩影与体现。


  《 人民日报 》( 2020年11月22日 07 版)

(责编:白宇)

娱乐八卦